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老师的狠毒
老师的狠毒

老师的狠毒



  十点整,她身着一袭黑裙准时来给我们上课。她看我的眼光十分淡然,仿佛她从没被我淩辱奸淫过,仿佛那个在我身下婉转承欢的女子另有他人,仿佛我还是那个她眼里的中等生,我应该庆幸她此刻的冷漠才对,这表示她不再打算送我进监狱。但为什么我的嘴里如此枯涩! 我想,我是已经沉迷于她的肉体不能自拔了,她别想打算就此抛下我不理,我决不会善罢甘休! 但,此后她总是匆匆来去,而且开着自己的小车,我连跟踪都无法。 我渐渐变得疯狂起来,一个阳光明媚的周三,我当面递交了一张名义上的请假条内容如下。 亲爱的宋淑真老师: 您的学生由于极度渴望得到您完美的肉体,现已相思成疾,我的大肉棒由于过度饥渴现在已经硬了36个小时了,如果您不想我死在您面前,请您今天晚上留在老地方,与我一叙。又及,我这里有您穿过的一件满是精斑的衬衣,想毕您不会任它流落到民工手里,并享受他们的问候。 您的情人学生您的奸夫 PS。假如您不来,我就等到我的精液射满您办公室的门为止!

  我藏在上次的卫生间里躲过了门卫的巡查,心里满是期待,这时,走廊里门卫的脚步声越走越远远,我低头坐在地上,等待着…… 一夜的时间里,我无数次的望着她办公室冰冷的桃木门,期待着她突然推门而出,与我见面,但我等到的只有一个冰冷的黎明。 在愤怒中,我掏出阴茎,射在她办公室的门玻璃上,看到白浊的精液流淌,我的悲哀不可遏止。我悲哀地回到本班教室,伏在了桌面上,昏昏入睡。 朦胧中有人走来,轻轻拍了我的肩头,我茫然抬头,那人突然用手捂住了我的口鼻,一股熟悉的腥味从我的鼻端与口腔中传来,这是精液的味道。 我马上清醒了过来,只见丰满的宋老师正笑吟吟地把一手白浊的精液擦在只纸巾上。她身着淡色蓝色衬衫,米白色超短裙,露出一双玉柱般的长腿。 我惊喜得连扑上去占老师的便宜都忘记了。 她笑駡:「小坏蛋,你还真的射在我的门上了。」我正要冲过去上下其手,她正色道「你再靠近一步,我马上就走。」 「那天的事我希望你忘记吧,我是个老女人了(我插嘴,不,你是我心目中最有魅力的女人!」) 「我不会让你再碰我的,不过……」 我本已绝望,但听老师的话语活络,不由精神为之一振。 宋淑真的丰腴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我知道有人可以代替我的位置,你可以以后就找她发泄。」 我不由失望以极,变得狂暴起来「我就要你,就要你!」我冲上去,推倒了我美丽的不可方物的宋老师,她的眉目间闪过一丝狠毒,「你可以再要我一次,但从今后你必须听我的安排,啊……」 我翻起她的短裙,露出红色的窄窄的三角内裤,一口就吻到了她肥美的阴部上,她的喘息渐渐加剧,说出了一个令我目瞪口呆的人名:「李宏薇。」

我浑身一震,她望着天花板冷笑了:「听老师的话,我就帮你得到那个假装清醇的小婊子,别对我说你不想要她……」李宏薇是我们的听力老师,一头披肩长发,瓜子脸,清水眼眉,骚媚不如宋淑真但却有十分的秀雅,一眼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但实际上她已经为人妻母了。我的梦中情人就是她,虽然不知道宋老师为何以及如何要我上了她,但这种可能性仍然让我兴奋不已。这样做的原因宋老师一直没有对我说明,但我猜大概是一种嫉妒吧! 咕叽咕叽的水声响了起来。 「可恶啊,为什么还不不射出来。」被羞辱与焦虑折磨的女教授一张俏脸上已经满是晶莹的汗水,波浪状的长发随着榛首的摆动轻轻的刷动着男人的小腹,当沾到被口水滋润的湿漉漉的肉棒时,女教授就只好将粘在额角与男人性器的长发抚平捋顺到脑后,却不知她充满妩媚与女人味的动作令男人的肉棒更加坚挺。 感觉到男人的鼻息更加粗重的女教授加快了吮吸自己学生阳具的动作,久跪坐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的双腿一阵酸痛。 晶晶亮的唾液随着嫣红的嘴唇被肉棒翻转的动作缓缓的滴落在地板上,女教授此时只能感到自己酒红色的唇彩与男人精液的味道在嘴里化作灼热的坚挺,无限的膨胀,坚硬。 「快一点啊,马上久要上课了哦。」调侃的声音响了起来。 慌乱的女教授不小心用牙咬到了男人的阴茎。「操你妈的,还是老师呢,教了这么多遍都学不会。用嘴唇!用喉咙!用手!」 「哦……」男人舒服的呻吟了出来,女教授似乎很不情愿用手让他射出来,只有把她逼到无路可退的时候她才会主动的用她那双保养的极好的玉手套弄男学生的阴茎。光是看到如羊脂白玉的小手在男人粗红的肉棒上滑动就已经是极大的视觉享受了,更何况女教授的动作灵活而有力,一只手抚弄阴囊另一只手撸动着冠状沟,才几下的动作就几乎让男人大开精关。 「老师你的动作好熟练啊,是不是经常给你丈夫这么做?」 说对了,女教授的丈夫已经近于性冷淡,每次夫妻间的性事都是以妻子主动的替他手淫开始。而女教授不愿意替男生做手交的原因正在与此,这总是提醒女教授可悲的命运,身为人妻却要勉强自己为自己的学生提供性服务,这让她感觉自己像个……妓女。 实际上口交也好,手淫也好,当然不如直接的插进女教授的肉洞来的爽快,但是妩媚知性的女教授跪在身前,脱掉冷傲的面具后露出屈辱与痛苦的表情实在是满足了男人心中亵渎圣洁的快感,所以每当有泛读课的时候,课前来一发就成了女教授与男学生课前必作的功课,而且一定要在上课铃响之前完成射精。到目前为止,女教授胜绩为5败绩为0。虽然射在女教授嘴里并逼迫她艰难的吞咽下自己的精液是很爽,但屡屡败阵还是让他颇为不悦。 出绝招了,女教授开始用拇指与食指成圈状,旋转揉动着红润饱满的阴茎。 而当她发现男人的阳具开始剧烈的跳动时,赶忙以口相就,柔滑的香舌舔动着硕大的龟头,冷艳的俏脸上不自觉的笼罩了一层红晕,几乎已经感到了熟悉的男人精液的腥滑的口感,「快结束了吧……」解脱的轻松感与一种无名的快感让她开始微笑起来,但男人虽然开始剧烈的喘息,竟然仍然没有丢盔弃甲。 「叮铃铃铃玲玲……」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女教授愣神的功夫,男生趁机抽出阳具,痛快的释放了自己的欲望,一股又一股白灼的精液猛地喷在了女教授的脸上,光洁的额头上,小巧的琼鼻上,乌黑的秀发上,如同浆糊一般的浓稠精液涂满了女教授的面庞,连同她褐色的棉纱及膝短裙也星星点点的溅落着白黏的腥液。「啊……」后知后觉的女教授这才开始闭起双眼尖叫。匆忙抓起身边早已备好的湿巾开始揩抹。 「你想让人都来看看你这幅淫靡的样子吗,我可是会妒忌的哦。」心情大好的男学生调侃道。1:5,扳回一城,也! 「呵呵,别忘了,今天的单独辅导哦……我的好老师。」回应男学生的是飞来的一块沾满精液的湿巾。 转身回到教室,留下手足无措的女教授收拾残局................